九二一滿二十年,當年這場地牛大翻身,一夕之間,許多人失去親人、無家可歸,走過二十年,當年的心裡創傷,是否真正遠離?像這樣的重大意外,包括後來的莫拉克風災,八仙塵爆,台南維冠大地震等等引發社會集體創傷,對民眾的心理、生活都造成影響,來看我們的報導。

我們都沒跑出來,把我們挖出來後,就換挖我三個小孩,還是都這樣沒(往生)了。

20年,7300多天,那一夜的記憶從沒消逝,過去從未過去。

921受災鄉親 林玉芳:「想忘記是很困難,有時候會想到,三個孩子和婆婆全在瓦礫堆下喪生,思念的心太過強烈,原本已經結紮,林玉芳做手術打通,生回兩個孩子,名字裡,各有一個思念。」

921受災鄉親 林玉芳:「老天爺安排,要讓我生回來的,新生命雖帶來喜悅,但創傷無法被遺忘,深入潛意識的悲傷,椎心刺骨。」

慈濟志工 彭秀蓁:「她的眼睛看我們的時候沒辦法對焦 一下子的傷痛,讓她整個牙齒都掉光,變成講話就咬字不清楚。」

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,伴隨20年的傷痛像現在進行式,嚴重幻聽直到現在還沒脫離藥物。

佩璇媽媽:「在醫院急救完,還沒有醒的那段時間,其實我是很,有點自責的,就好像我自己沒有,沒有更睿智的想法 去放手然後硬把她留在我身邊。」

人前堅強,人後流淚。

佩璇媽媽:「我那時候真的比較消極的想法,就出院以後大不了我帶著妳就一起走。」

清亮嗓音,甜美外表,曾經夢想成為歌手的佩璇,還沒圓夢先被意外擊垮。

塵爆傷患 林佩璇:「繼續努力地復健,然後快點好起來。」

即使因為氣切聲音低沉,佩璇還有夢。

塵爆傷患 林佩璇:「我想出國(想要去旅遊)對,(還有呢)我還想當名模。」

台中慈濟醫院身心科醫生 葉瓊璣:「在一個重大災難之後 除了個體創傷也有包括說,像是倖存者,或者是陪伴的家屬 甚至是救難人員,或者甚至是從媒體上接觸到,看到有一些比較震撼人心的畫面,之後的確有一些影響。」

回顧過往,台灣從921,88風災 到八仙塵爆,重大意外引發社會集體創傷,對民眾心理、生活造成影響。

台中慈濟醫院身心科醫生 葉瓊璣:「會常常做噩夢,夢魘,然後緊張焦慮。」

減少持續接觸是首要目標,但媒體不斷播送,許多畫面毫無隱藏,赤裸裸暴露在大眾眼前。

亞洲大學心理系主任 孫旻暐:「躁鬱啦或憂鬱的病史的一個病患,或者是觀眾的話,他常常也會因為看到了這樣的重大事件的時候,引發他自己一些情緒上面,或是病徵上面的一個顯現。」

心理創傷像是慢性病,病徵隱晦難察覺又好得慢,媒體應做好第一線把關。

亞洲大學心理系主任 孫旻暐:「第一手資料,他怎麼樣去拿捏,什麼樣的訊息或畫面適合播出,那個幾乎都是現場LIVE的一個展現,所以以往的狀況就會看到他播到了屍塊屍體或者是一些不當的部份。」

報真導正,不誇大渲染煽情,媒體肩負社會責任。

大愛電視台記者 郭苑玲:「我們要強調的不是在災難的悲劇性,而是在於他怎麼樣克服困難,這當中的正向的力量 怎麼去呈現。」

採訪921系列專題,不是揭開過往傷疤,是展現傷痛下的強韌生命力。

大愛電視台記者 江麗君:「採訪那些苦難的人,我覺得是同理心,因為我們不能感受到他的千分之一、萬分之一,可是透過採訪的過程,我們了解他最深的痛苦是什麼。」

即使事前約訪,阻礙重重,不厭其煩跟受訪者溝通,透過報導傳遞創傷後的美善,這是溫柔的堅持。

文字撰稿:黃子玲
攝影剪輯:李岳為 廖學信

下載影片檔 cloud-download icon